落雨聲

一個住在lofter的孩子
潛水失蹤日常操作

來自非洲的抱怨

來分享一下我玩食物語的種(非)種(洲)

當初是在taptap上看到,那時候我還在玩食契,看到這麼像的遊戲就關注了一下,就沒後續了。

直到前幾個禮拜在論壇上看到小少爺的資料,被顏和腿吸引進坑了,然後小少爺就成了我的精神糧食(舔

PS 我還一直把小少爺的名字念錯,簡體“笋”和繁體的“筍”也差太多了吧23333

剛好那會兒有三測的消息,我就這麼剛好地趕上三測,為了小少爺再肝也得肝下去。

玩了三天,三次十抽,一張御五張珍,有兩張還是送的,真心非啊

重點是沒有小少爺!沒有小少爺!沒有小少爺!

1-12聽說會掉,我刷了上百次,連東坡肉都掉了,小少爺連一根雞毛都沒掉!!掉落的概率真的有辣麼低嗎ಥ_ಥ

反正等我拿到小少爺我就要開始養老了_(:з」∠)_

話說大家都在吃德符骨科

有沒有人吃 佛跳牆x雞茸金絲筍 這對骨科呀

七夕快乐

*王广允 x 杨梓鑫
*ooc预警
*小学生文笔
*与七夕无关
*我也不知道我在晕车时写出了什么鬼

***

杨梓鑫捡了一只猫。

那天外头大雨磅礡,刚出门时还出着大太阳,怎知不到二十分钟就下起雷雨,只是去附近办点事的杨梓鑫当然没有带伞。运气真差,他边在心中抱怨边找一处屋檐躲雨,并思索着到底要等雨停还是直接跑回去。

“喵唔……”

一声小声的唔咽吸引他的注意,声音从离他不到五公尺的小巷里传来。他前去查看,原来是一只被弃养的猫,上头屋檐滴下的大滴雨水不断打在它的身上,它所待的箱子周围全是积水让它无处可去,箱子都快被泡烂了,再过不久,这只虚弱的猫很可能就在这场雨中死去。

情急之下,杨梓鑫向前跨一大步,一把将猫捞起,污水都溅在裤管上,然而他现在只在乎怀中这只小猫。小猫的毛湿答答的贴在身上,眼睛因雨水眯成一条缝,杨梓鑫的手轻放猫的背上,小猫的体温却低得吓人。

这下杨梓鑫更急了,附近又没有什么动物医院,也顾不得越下越大的豪雨,直奔回家。而小猫奄奄一息的缩在他怀里,时不时发出微小的声息。

***

这雨已经下了快半个小时,王广允担忧地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,杨梓鑫出门没有带伞的习惯,回来估计都成落汤鸡了。他将毛巾、吹风机等都准备好,坐在沙发上滑着手机等杨梓鑫回家。

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——

急促的门铃声害得王广允的手机差点壮烈牺牲,快速缓和惊吓,他赶紧去开门。

“欢迎回……”
“广允有没有毛巾或毯子,快点给我!”

王广允拿着毛巾迎接他,欢迎的话语却被打断,杨梓鑫着急的样子搞得他一头雾水,但还是照他说的给拿来毛巾。他将毛巾递给杨梓鑫,低头一看才发现他怀里多了一只小猫,身上的毛沾满雨水和灰尘,全身灰扑扑的,脏的不得了。

杨梓鑫拿到毛巾就盖在猫咪身上搓揉,小猫也没有一丝抵抗趴在地上任他折腾。差不多了,拿开毛巾,那毛巾简直就像染了色一样,洁白的毛巾全变灰的了。与毛巾相反,小猫干净了不少,浅橘色的毛也更明亮了些,杨梓鑫的手忍不住上去呼噜一把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给完毛巾就站在一旁看杨梓鑫撸猫的王广允终于道出心中的疑惑。

“就……路上看到的,看着可怜就捡回来了。”杨梓鑫头也不抬地回答,手上动作也不停,他忽然抬起头,“我们可以养它吗?”眼底透露出期待的神情,眨巴着大眼睛,仿佛下一秒就会溢出水。

王广允拿过一条新的毛巾蹲下,学着刚才杨梓鑫擦猫的动作,擦拭着他湿漉漉的头发,“猫咪的事再说,你好歹要先照顾好自己吧。”

一路飞奔回来,杨梓鑫还没来得及打理自己,就先处理猫的事,在外面搞得一身湿没擦,上衣被打湿贴在身上,发梢都还滴着水,在家里滴了一路。然而杨梓鑫并没有给人添麻烦的自觉,理所当然地享受王广允的服务。

“你这样说我可以当作是答应了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最爱你了,mua!”杨梓鑫转身抱住王广允,吧唧就是在脸上亲了一大口,“我去换衣服你等等。”

突然被亲一下的王广允有些恍惚,杨梓鑫平常真的很少主动亲自己,愣愣地望着他走进房间。窗外的风吹进来,吹得王广允打了个冷颤,杨梓鑫抱得那一下导致王广允大半的衣服都被他弄湿。低头看了看湿透的衣服,他只能无奈地勾起嘴角。

自己的人还能怎么办,宠着呗。

“喵——”

小猫叫了一声招示自己的存在感,王广允把注意力放在它身上,一人一猫小眼瞪大眼,盯了好一会儿,小猫才巍巍颤颤地向他迈出步伐,因虚弱脚步有些不稳,王广允便直接将小猫抱到腿上。

王广允顺了顺它的毛,挠了挠下巴,捏了捏耳朵,最后小心翼翼地抱起,小猫自始至终都张大眼睛看着王广允,那双大眼睛里倒映着自己,本就挺喜欢猫咪的王广允心中乐开了花。

好可爱,他心想。但还是我家梓鑫最可爱,他还试图在心中挽回一下。

“你们关系真好啊……”

杨梓鑫的声音从背后幽幽地传来,把王广允吓个半死。杨梓鑫就蹲在他们身后散发莫名的寒气,实力演绎什么叫做眼神死。

“我不是我没有,杨梓鑫你误会了!”
“喵嗷!!!”

情绪一激动不小心用力掐了手中的猫,小猫瞬间炸毛往掐他的那只手挠,在王广允手背上留下一道爪痕,手一松小猫就蹦哒两下跳进杨梓鑫怀里。

“你果然还是爱我的。”杨梓鑫摸着怀里的猫对它说道。

“梓鑫啊,我也爱你……”
“闭嘴。”

人不如猫。王广允只能在心中腹诽,他甚至看到那只猫用戏谑的眼神鄙视他。

‘你完蛋了。 ’王广允用唇语朝小猫说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杨梓鑫看向王广允。

“不,没什么。”他赶紧转移话题,“我们是不是应该给那只猫洗个澡?”

“啊?”杨梓鑫表示疑惑。

“你不会觉得用毛巾擦过就够干净了吧?”王广允有些傻眼,看到杨梓鑫点头他也只能默默扶额,想想他平时的卫生习惯,王广允表示理解,并给他好好教育一番,“你看这只猫,在外面待了那么久,染了一身灰,瞧你这身衣服都被弄脏了。”

指着杨梓鑫身上那件白T,上头已经有许多灰色的印子,虽然知道杨梓鑫绝对没听进去,他还是絮絮叨叨地念了几句。杨梓鑫并没有理会他,继续和猫玩,不在意猫身上的脏污沾到自己衣服上,反正脏都脏了还能咋地。

见杨梓鑫继续撸猫,他再讲下去也是浪费口舌,叹了一口气,并心疼那件衣服。看着那件衣服,越看越熟悉,“杨梓鑫,这不是我的衣服吗!”

“它放在我床上就是我的!”杨梓鑫理直气壮的回应。

“明明是在我床上!”

“你的床就是我的床,它放在我床上!”

“杨梓鑫你说清楚这是你第几次抢我衣服穿了!”

“零次,这是我的衣服!”

“你个臭不要脸,上次是谁约会前还跟我抢衣服的?”

“谁跟你约会啊?谁抢你衣服啊?”

“你你你,就是你!”

“屁,没有!”

“说,有没有!”

“没有!”

“有没有!”

“没有!”

“喵——”

一声猫叫成功打断这越发幼稚的对话,小猫委屈巴巴地坐在地上,仿佛是为两人对它的冷落感到难过。王广允和杨梓鑫两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,杨梓鑫先开口,“我们刚刚是要干啥来着?”

“总之,先给猫洗个澡,”王广允撸起袖子将猫抱起,往浴室的方向走去,“衣服你穿都穿了,就送你吧。”

“你愿意给我还不愿意穿呢,我那都有好几件了……”杨梓鑫在后头小声嘀咕,跟着走去。

浴室只有一两坪大,但真正能洗澡淋浴的地方更是一坪不到,一人一猫进去差不多就没剩多少活动空间了了,杨梓鑫顶多只能站在门外做做场外指导。

“诶,你别闹啊!”

开始并不容易,猫都是怕水的,花洒一开小猫就在这本就不大的空间乱窜,王广允好不容易控制住它的行为,将小猫摁在地上,怎知小猫翻过身就是一通乱抓,

看到他手忙脚乱的样子,杨梓鑫不计形象地大笑起来。 “给我点面子啊!”王广允喊道并表示绝望,杨梓鑫这才出手相救,小猫被他捉住,也总算是安分些了。

俗话说万事起头难,过程,更难。即使多了一个人帮忙也不见得多顺利,小小的空间被压缩得一点不剩,两人一猫缩成一团,手脚都伸展不开,更别说洗猫这个艰巨的任务了。

小猫使出浑身解数来躲避水柱,两人也被它搞得狼狈不堪。杨梓鑫手一滑,小猫立刻挣脱魔掌,往门外的自由世界跑去。两人朝小猫的逃跑路线看,身子向前倾,碰一声头就撞上了。

“嘶——”一时之间,浴室里充斥着抽气声。王广允想用手揉一揉额头,刚才撞到的地方隐隐作痛,刚抬起手就被一只手抓住,“你受伤了。”

杨梓鑫担忧地端详这王广允的左手,可能是刚才为了捉住猫,又被挠了好几下,虽然都只是皮肉伤,但深点的伤口稍微用力一压就渗出点点鲜血。

不被提起还没感觉,一提起触觉神经突然变发达,细小的疼痛感不是很疼,但是特别痒,让人想抓几下。还没执行想法,杨梓鑫就把王广允用力拉起,走向门外,王广允还差点被门槛绊倒。

将人拉到沙发上坐下,杨梓鑫开始找医药箱,他翻箱倒柜叮叮咚咚把能翻的柜子都翻了个遍。看着杨梓鑫找东西的身影,王广允劝他别翻了,只是皮肉伤,过几天就好。杨梓鑫不听,“要是感染了怎办。”他说。

看到杨梓鑫强硬的样子,王广允不好说什么也就算了,王广允用没伤的右手托着下巴看着他,忍不住轻笑出声。这时杨梓鑫也找到医药箱回来了,“你笑什么啊?”他嫌弃地说。

“肖想你。”

“呕,恶心!油腻!”杨梓鑫作势要拿手中的绷带砸他,王广允赶忙道歉求饶。

一番闹腾后,杨梓鑫终于开始给王广允包扎,然而箱子里酸痛的、皮肉伤的、头痛的、胃痛的,看过的没看过的琳琅满目的药品都在里面,还得靠王广允的指示才知道如何上药。

前面杨梓鑫弄得挺认真的,到最后一步包扎的时候,杨梓鑫瞥见刚才他拿起的绷带,起了恶作剧的念头。见杨梓鑫不怀好意地拿着绷带走向他,王广允发觉不太妙,鑫儿,这小伤用不着绷带的。”

“你别动,我这是在关心你呢。”杨梓鑫用正经的语气说,但笑弯的眼出卖了他的想法。

从受伤的手开始绕起,缠了还算严实的两层就开始偏离轨道,朝手臂上绕去,一圈又一圈松松垮垮地缠在王广允手臂上,到最后根本只是挂在身上。

“唔,没劲。”眼看手中的绷带都没了,杨梓鑫撇撇嘴,转身收拾医药箱。

不料踩到落在地上的绷带,重心不稳向后倒去。王广允倒是早有准备,杨梓鑫向后倒的那一刻就环住他的腰,让他坐在自己腿上,“看你皮的,害到自己了吧。”

杨梓鑫对他的怪罪不予理会,反倒是玩起王广允手上的绷带,结果手上、手臂上的绷带全松,变成一个圈被杨梓鑫握在手里。每拉一下,王广允身上的绳子就收紧一些,被缠得不自在,将下巴搁在杨梓鑫肩上,手臂收拢,让杨梓鑫更靠近点,“你干嘛呢?”他看向杨梓鑫问道。

“这样你就是我的了。”将手上那圈绷带在王广允面前晃了晃,像小孩炫耀自己的画作,从王广允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他深陷的酒窝。

“幼稚。”说着就在酒窝上亲了一下。

“你没资格说我。”杨梓鑫耳根子有些泛红,大动作地往另一个方向躲开。王广允就顺着杨梓鑫往旁边倒的力量压过去,杨梓鑫瞬间有些失重感,虽然知道会倒在沙发上,但还是反射性地闭上眼。

意料之中的柔软沙发,睁眼却对上一双眼睛,距离近到可以细数睫毛;近到可以看见他眼中的自己。这时杨梓鑫懵了,手摆哪都不是,只能缩在胸前,恨恨地盯着王广允。

但不论杨梓鑫再怎么恶狠狠地瞪他,在王广允眼中都是害羞的表现,耳根的绯红都蔓延到眼角了,可让人怎么害怕呢。王广允心中满是无奈,世间上有哪个恋人是如此不领情的。

王广允身子又靠近一些,唇的距离又近了一点,但见杨梓鑫没反应,王广允赌气转移目标,往上在杨梓鑫额头留下一个吻就想离开。

唇才离开额头,王广允便被杨梓鑫勾住脖子,迫使两人对视。其实杨梓鑫也不明白自己这举动的意义,前一刻还处于懵逼的状态,下一秒自己就上手了,也算是从某一层面表达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“广允,我……”对着王广允的眼睛支支吾吾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杨梓鑫整个人都挂在王广允身上,将脸埋入他的肩窝,放软了语调,带点撒娇的语气,“我们去房间好不好?”

#别问我猫去哪了
#我明明是一只猫,为什么要喂我狗粮
#七夕快乐

楼下开放点梗,反正我不会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