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渣渣渣渣渣超渣的文

不在光明下的時間 <1>

《不在光明下的時間》

1. 例行任務
閃爍的燈光,嘈雜的音樂,喧鬧的人們以及酒精的催化下,五感都被麻醉,只剩下如行屍走肉般的軀幹在扭動,要找清醒的人只能走向陰暗的角落。
  
「一個人?」
「嗯。」
「借個火吧,小哥。第一次來夜店?」
「沒有打火機。第一次來這裡,夜店倒是去過好幾次。」看著對方隨性的拉開身旁的椅子坐下,還還不雅的叼著煙,他皺著眉說道。

「不像啊,常來夜店的人怎麼會坐在角落喝悶酒呢。」笑著將手伸進對方胸前的口袋拿出打火機,滿意的看著他逐漸轉黑的臉色,點了菸。

「呵呵,反正小爺我今天沒什麼是事,就來充當人生導師吧,怎麼,是失戀了?」見對方沒說話,苦笑兩聲,自己接話。

「……不用勞煩你了。」他愣了一下,明顯是被說到心事。

「不不不,不麻煩,你們小倆口發生什麽事了?說给小爺我聽聽吧。」看似人生經歷豐富的男人如是說著。

「你……算了,如何稱呼。」
「叫我K就好。」
「好的,那麼K大叔,有何貴幹,不會是要搭訕吧?」他將椅子轉向K ,翹著腳,手環抱在胸前,沒好氣的說道,

「你要這麼想也可以,」沒在意他的稱呼,K微微一笑,繼續說,「怎麼了?」
「就分手了唄,還有你的搭訕技巧真是差的出奇。」

正想開口辯解,K就被人從後面環住脖子往前壓,「嗨嗨~這裡是勞爾斯(Laurs)♡凱爾(Kyler)是否又在勾搭可愛的妹子了呢☆」

不知從哪跑出來的男子,或者應該稱呼勞爾斯,穿著略微奇特,他穿的是夾克配有些緊身的褲子加一條圍巾,夾克是墨綠色的,上面有各種顏色炸開的圖案,褲子則是一半黑一半白。

「答案為否,別打擾我,你那邊結束了?」凱爾停頓一下後,又說了一句,「別隨便暴露名字。」
「凱爾是在關心我嗎?我好感動哦!我已經解決囉☆其他人也是,只剩下凱爾了唷♡」

「唉,是嗎。」聽到勞爾斯這番話,凱爾嘆了口氣,朝一直被遺忘的某人問道「兩瓶伏特加,你呢?」
「……」
「喂,和你說話呢!」
「啊,抱歉,你剛剛問什麼?」

他看著凱爾在勞爾斯來前和來後的反差,不禁呆愣住了,凱爾這種演技去領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大概都不為過吧。

「凱爾你破功了哦☆」
「閉嘴。喝酒嗎,我請。」
「不喝。」

凱爾向服務生使了個眼色,不一會兒,酒就送上來了,附帶一杯紅色的不知名的飲料。

「該請的還是要請,這是沙瓦。」
「謝謝。」

為了不辜負對方的好意,他拿起沙瓦一飲而盡,酸甜的液體伴隨著碎冰,從口腔滑入喉嚨,有種說不出的快感。

「我說……你們應該不是來這裡玩的吧,當然也不準備幫我解決人生難題。」另外兩人沒動酒瓶,直勾勾的盯著他,怪不好意思的,只好自己開口破除這尷尬的氣氛。

「嗯,的確不是。怎麼看出來的?」
「呃……」被凱爾過於平靜的回覆給噎住,平復了一下後,接下去,「你們的衣服不太符合這種地方。」

他們的衣裝的確不向來這種地方的人,先不說勞爾斯,用「年輕人愛搞怪」的理由還說得過去,但凱爾卻是穿著一件大衣,其他人在這裡都是脫得越少越好,他卻把自己抱得緊緊的。

一道光閃過。

剛剛因為燈光昏暗,他都沒仔細看過凱爾凱爾的臉,現在終於能看清,發覺其實凱爾看起來很年輕,外貌大概才二十一、二十二歲,就是舉止有些老成,一直將他誤認成大叔的他,還真有些為他感到抱歉。

「啊啊,被發現也是沒辦法的呢。」凱爾將瓶蓋打開,倒出來的很明顯不是伏特加,而是如鮮血般的濃稠液體。

凱爾倒了兩杯,他將其中一杯遞給勞爾斯,「喝吧。」
「欸~可是我才在維諾(Vino)那喝過呢~」
「至少賞個臉吧。」凱爾挑眉。
「好吧,既然凱爾都這麼說了☆」勞爾斯無奈的接下酒杯。

「你們點的不是伏特加嗎?」他疑惑的看向兩人手中的「酒」。
「送錯了吧。」凱爾不在意的小酌一口,「勞爾斯,走了。」
「是的☆」

「欸?凱爾,你們等……」他還沒說完就被凱爾手指抵住嘴唇。
「我叫凱爾德拉(Kelderla),他叫勞爾斯奇德(Lauers Kidd)。」凱爾露出有如剛見面時的燦爛笑容,但這笑容裡更多的是威脅,「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,沒什麼好說的。」

「……」明明凱爾只是把手指抵在他的唇前,他卻感覺有一把刀隨時都要朝他的喉嚨刺下去,大氣都不敢出一口。

「總之,我們現在必須走囉☆公主殿下♡」等凱爾將手移開,勞爾斯立刻上前抬起他的手,吻了一口,「中上 ♥」

奇怪的動作、奇怪的稱呼,他迅速的抽回被吻的手,用一種看變態的眼神看著兩人,順帶往後移兩步。

「掰掰啦☆」勞爾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,拉著凱爾往門口走。

「兩個怪人……」待他們走遠他自言自語,「等等,他叫我什麼?」

✶ ✶ ✶
「對了,剛剛那一位是男生。」隨手抽了一張衛生紙,將剛剛觸碰過別人嘴唇的手指用力的擦乾淨。
「欸~我還以為凱爾只會勾搭女生☆」
「……」

兩人在前往門口的路上隨意的閒聊。

「吶吶,『大人』不是說不要告訴別人名字的嗎?就這麼說出去了,沒關係嗎☆」
「沒差,反正知道我們名字的人類……」
「都會死,對吧♥」勞爾斯用調皮的語氣將句子接下去。

✶ ✶ ✶
「喂喂,福克(Fogg)嗎?」
『嗯,玩的怎麼樣?』
「這裡好無聊哦~」他想了想「不過有遇到兩個奇怪的人。」
『是嗎,那麼Good night 。』說完電話就斷線了。

「欸,等等,福——咳、咳——」還沒說完話,他就開始劇烈咳嗽,完全沒減緩的跡象,趕忙用手捂住嘴避免引起注意,卻感受到溫熱的液體從口中咳出,沾染到雙手,有些順著手臂流到袖口,把純白的襯衫渲染成好看的粉紅色,有些從指縫滴下,「滴答、滴答」的滴落在暗紅色的地板上,和地板融為一體。

「『貴族』這次給的『糧食』好像都不錯呢。」
「是啊,這個估計會比上一個好喝。」

聽到身旁越發吵雜的談論聲,一抬頭,發覺眼前的景象已經模糊,大概是因為失血過多,但還是能看到許多人圍在他身旁。

他因頭暈而難受閉起眼睛,隨後有一個將他從椅子上拉起,往他的脖子咬下去。

「唔嗯……」兩根冰涼的東西刺入頸部,不禁悶哼一聲,之後又有手摸上他的身體,解開襯衫扣子,他全程都閉著眼睛,不過他清楚的知道,這裡不是普通的夜店,而是「吸血鬼酒吧」。

但是,為時已晚。

✶ ✶ ✶
「凱爾♡今天那個酒吧的血好不好喝?」
「還不錯。」瞥了一下勞爾斯,他鼓著臉,明顯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「不過沒你的血好喝。」
「這才對嘛♡」

兩人已經走出酒店,由於時間還沒到,他們繼續在紅燈區閒逛,一路上也有許多拉客的女郎。

「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討厭人類。」凱爾一個個禮貌的回絕後,向勞爾斯抱怨。
「是啊☆」勞爾斯附和,他瞄到凱爾口袋的凸起,指向他的口袋「那是什麼?」
「嗯?」順著他的手指看向自己的口袋,的確有個東西,「好像是那個男人的打火機。」

「那你要怎麼處理,丟掉嗎☆」
「丟掉?好主意。」

凱爾將打火機隨手一丟,打火機的外殼意外破裂,這時有一人抽著菸經過,正好將未完全熄滅的煙蒂丟到流出來的瓦斯上,產生熊熊大火,又燒到旁邊的報紙堆,後果不言而喻。

但已走遠的兩人並未看到這些。

「總覺得好像闖禍了☆」

The New World 序~8

一段時間沒發了,這次把序~8一次發完,外加一些吐槽
P. S ()裡的是吐槽

『The New World』


「天氣轉涼了呢。」
如果是這樣的話請把窗戶關上,關上後,你可以坐在窗邊賞月,月亮很小,彷彿可以一手握住似的。

伸出手一抓,眼睛一眨,一陣風吹過,吹起了窗簾,一個似人非人的模糊影子映入眼簾,地獄般的場景忽然閃現,到處血跡斑斑,屍橫遍野,刑具被堆得亂七八糟,下一秒場景就轉換成童話裡的夢幻森林。

只見那影子動了動嘴巴,一道甜膩且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傳入耳中。(好混亂啊~)

『歡迎來到另一個世界。』

<1>
張開眼,新垣郁發覺自己就坐在窗前,想起昨天看到的景象,郁趕緊轉過身查看他的房間。

「是夢嗎……」環視一圈後沒發現任何異狀,他虛脫的坐下。

郁不知不覺在椅子上睡著,再次睜眼,他看向書桌上的電子鐘。

6:00。

“太早了”他想。

正當他要閉眼繼續補眠時,發現桌上多了一個不屬於他的東西。

一個手環,一個銀色的手環。

新垣郁感覺到有一股力量驅使他去拿起手環,他也真的拿起手環。

“這真的是一個普通的手環,除了上面的字——”

「——The New World。」

他鬼使神差地講出上面刻的字,突然他的房間像拼圖般地碎裂,露出後面混沌的背景,從天花板開始,慢慢地,牆壁、床、桌子、書本,全部都變成拼圖落下。(腦洞開太大了!XD)(剛剛那管真純啊)(不管剛剛是什麼都給我來一點)

當地板也變成拼圖,他以為他會掉下去時,這時有一隻手抓住他的後領停在半空中。(主角:我剛剛才尻完。)

「你掉下去的話,我可就麻煩了。」

<2>
新垣郁被放下站穩後,他隨著聲音回頭,後面站著一個人,他身穿白色襯衫背著一個黑色披風幾乎和背景融為一體,但因帶著面具而看不到長相。

「先不要動,我帶你去個地方。」戴著面具的男子身旁出現一個按鈕,一陣暈眩後,兩人被傳送到一個全白的房間。
(等一下主角就會出事了,妳懂我在說什麼吧?)
「坐下吧。」蒙面男子說。

「可是......沒有椅子啊。」新垣郁左右環顧了一下,房子裡什麼都沒有,別說椅子了,連個灰塵都沒有。

「自己想像一下。」見郁還是一臉疑惑,男子繼續說下去,「這裡是你的想像空間,只要你想要它都會出現,但每個房子免費擁有的數量有限。」

聞言新垣郁試著想像一下,真的出現椅子了,但是......。

「請問...為什麼是電椅?」

「椅子都賣完了,所以只提供電椅。」蒙面男子按了他手環的按鈕,看了看上面的屏幕說道。(搞笑點太奇怪了吧?)

「.......好吧。」郁直接無視那個還有些為燒焦、冒著煙的電椅,「現在是什麼情況?請不要跟我說這是穿越這種老套的答案。」

「基本上,是的。」
「.......」
「.......」

房間進入一段詭異的沉默,非常安靜,似乎還能聽到烏鴉飛過的聲音。

<3>
「我能回家了嗎?」
「看你表現。」
「哈?什麼意思?」
「你不用懂。」

沉默。

「反正你都知道穿越了,直接切入正題吧。」
「等等,我什麼都不知道啊,這裡是哪裡啊!」

「現在把你的手伸出來。」男子完全沒有理睬他「會有一個手環,相信你已經見過它了。」

抬起手一看,的確有手環,而且是在桌子上的那個,不知道什麼時候戴上的(你睡覺的時候。),摘也摘不掉。

「這是這個世界綁定的證明,是拿不掉的,這個世界等同於遊戲。」
(歐歐,遊戲人生梗嗎?)
「遊戲?綁定?那是什麼?」
「等等會解釋,請先安靜一下。」

男子摘下原本帶著的面具,郁以為終於能看到他的長相了,便緊盯這他,沒想到這個面具下還有另一個一半的面具。

期望落空難免有些失望,不過那人長得挺好看的,黑髮中有三分之一是白色,眼睛是血一般的紅色。

比起這個,郁更好奇面具底下到底是什麼,是因為有傷疤嗎?還是那一半的臉爛掉了?

<4>
喀嚓。

男子不知什麼時候到旁邊動了些手腳,一個華麗的大門突然出現,打開的聲音在房間裡產生回聲,震耳欲聾,郁不禁摀起耳朵。

「喂喂,這也太大聲了吧,你難道聽不見?」見男子仍淡定地站在原地,郁疑惑的問。

男子沒有回話,作出一個「跟我來」的手勢,郁見狀便跟了過去。門後是一條白色的長廊,長到似乎沒有盡頭,牆壁上有幾幅畫。

兩人完全走入門後,大門變成紫色的煙霧消失。

進入後,牆上的畫更為清晰,共有二十幅畫,但大部分都有嚴重的損壞,裡面只有唯一一幅還看得出來在畫什麼。

上面畫的是一個手和頭都被套上枷鎖,穿著一雙鐵鞋,那人穩穩的站著,但腳跟似乎有某樣東西,地上的暗紅色說明他流了許多血且經過了一段時間,畫中的人因為低頭,表情被頭髮遮住,可好像隱約能看到上揚的嘴角。(受虐狂?)

「這是?」新垣郁問道。
「你不用知道。點一下你的手環。」男子僵硬的轉換話題。

見他沒有要回答的意思,郁也識趣的不再追問,他畢竟不是個多事的人。按照他的指示點了下手環,眼前出現一個視窗。

<5>
「趕緊把上面的資料填一填。」
「你要趕火車啊?那麼急。」
「有很重要的事。」
「?」

簡單的對話結束,郁看著有一百多格的「基本資料」,彷彿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

「等等,這上面都什麼題目啊!」

「話說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。」郁看到名字那一欄漫不經心的問道。
「叫我凱撒就好」
「是嗎……」聽到他的回答,郁在名字那欄填上「丹」

***

「這上面都什麼問題啊,是不是處的、性取向、你的心臟是什麼形狀……」
「大部分都是會長的惡趣味。」

走了許久,中間看到一些恐龍骨頭,巨人眼睛之類的就不多說了。在他終於完成最後一個「你的內褲是什麼顏色」的問題,他感覺他的三觀被狠狠的刷新一番。

按下「輸入」,又冒出一個新視窗:
請填寫種族:隨機。

「種族?」丹疑惑地看向凱撒。

「不同種族的能力高低會有所差異,但基本上不會有影響。」凱撒頓了一下繼續說道「原本是可以自己選擇的,但因為種族太不平衡,所以改成隨機,直接按確定就行了。」

<6>
又走了一段路,天花板滴下綠色的黏液,巨龍牙齒也暫且不談。總之他們終於走到長廊盡頭。一道白光閃過。

丹站在一座森林裏,從他的角度可以俯瞰一整個城市,但他不知道這是哪裡,他認知到一個事實——
「我被丟包了!!」

另一邊……

「我回來了。」
「終於回來了~你這次也太晚了吧,遊戲都已經結束了~」
「抱歉……」
「小咪也覺得你乾爹很過分對吧~」
「喵—」
「真的抱歉……」
「不說這個,這個新人如何?」
「普普通通吧。」

「這到底是哪裡啊?」丹左右環顧,身邊除了樹以外什麼都沒有。

右手不安的摸上另一隻手的手腕,摸到了一個熟悉的金屬觸感—手環。丹低頭朝手腕望去,的確是手環,但造型不一樣,之前的手環是很單純的一個圓環,這個卻是類似一片鐵片纏繞在手上的樣子。

現在想想凱撒的手環也不一樣,是一個細圓環,上面有一個黑色的十字架。

丹找了許久,還是走不出這一大片森林,走了走就停下了腳步,靠著一顆大樹,就這樣累的睡著了。
凱撒按了一下他的手環,看了一下丹的情況,發現丹的那一欄處於休眠狀態。
「那傢伙在幹嘛啊。」凱撒不耐煩地傳送到丹那裡,就見一個人躺倒在樹下,還有一位少女不停的戳著那人的臉。

<7>
「艾麗,別玩了。」 「是是~」
見凱撒越發不悅的臉,她無奈的放開她那毒手。凱撒手一揮,一件毯子憑空出現,他將毯子溫柔的蓋在丹身上。
「想不到你那麼看重他。」
「對新人本來就要好一點。」

丹醒來就發現身上有件毯子,抬頭一看沒人,看向身上的毯子,又抬了頭左看右看的,就是沒有看到任何身影。

「別找了,凱撒去辦了一些事等等就回來了,你身上的毯子也是他給你的。」艾麗從旁邊的草叢走出,看到他一臉疑惑的表情說。

這時丹的身旁有到白光閃現,凱撒就這麼的出現在他旁邊,丹看到凱撒便向他點了點頭,但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下便說道「這位是艾麗西婭·尤德理希,她是我朋友,叫她艾麗就好。」

艾麗是妖精族的,所以她有一對翅膀,穿的一身精靈裝,她的頭髮是粉紅色的,髮尾則是藍色,明明是相去甚遠的顏色,去不會令人覺得突兀。

「丹。我帶你去選職業。」
凱撒轉向艾麗問道「你要嗎?」
「呃,不了,我剛看到這裡還蠻多怪的,我去刷一下。」

艾麗說完轉向另一方向,手一揮,西洋劍就出現在她的手上,有一隻黑色的怪物經過他們面前,怪物看見她就跑,她就衝上去追那個怪物。一轉眼,艾麗就不見了。

「你剛才為什麼睡在這裡?」凱撒一臉不悅的看向丹
「我在找你啊,而且我怎麼走就是走不出來這森林。」
「你不知道有追隨功能嗎,可以傳到朋友的去處。也可以利用地圖來傳送。」凱撒無奈地看著他,丹正想開口反駁,凱撒卻出聲打斷他的辯解了。

「我們先去看職業。」這時有白光在他們周圍環繞,之後就消失在這片森林了。

<8>
到了一個滿是武器的商店,繞了好幾個彎終於到了一間職業、屬性介紹的房間。有一道牆上有五個圖片分別是水、火、木、光和暗。

「這些是屬性,水克火,火克木,木克水,光暗則是互克。」凱撒說完幫丹點了一下手環,畫面上出現五個屬性。(神x之塔?)

丹得知後點了「火」這個屬性,選完後凱撒再帶他到另一方。走到定點後有四個屏幕跳出在眼前,分別是戰士、弓箭手、法師、和盜賊的職業介紹。
丹看到這個職業後特別感興趣,所以就直接按了這個
職業,盜賊。(RO?)

盜賊是屬於靈敏性高的職業,生命值低,攻擊力非常高,善於隱身,拆解陷阱、炸彈,還可以在怪物上偷取比較好的武器,別的職業的也有。(絕對是RO)

本初的武器只有一個匕首,也可以在武器商店買到一些比較小的攻擊道具。(大馬士革短劍!!!!!!!!!)盜賊還有一個隱藏的小技能,就是任何有生命的東西,只要你的屬性和那個東西相同,可以跟他溝通,利用他來幫助你攻擊。

[必須擁有耳環才能跟那些東西溝通。而只有百分之十的人選擇盜賊後會直接擁有耳環,去跟那些東西溝通,其他的則需要在這個世界的各個角落尋求那特殊的耳環幫助。]這是在介紹裡沒有出現的,所以丹以為每個盜賊都可以與有生命的東西溝通。

丹毫不猶豫的直接按下確定,連其他的職業介紹都不看。

「我好了。」丹開心轉向凱撒,說完後左耳便出現一個黑色的耳環,但是他沒有發覺。
凱撒注意到了丹的耳環,但他卻沒說什麼,只是在丹手環上的屏幕點了點便說

「真是隨便。」
「要你管!」
「這是其他職業的介紹,之後在看也沒關係,順便多了解一下其他職業的技能。」

Bug仍然很多 歡迎抓蟲

The New World <1>

<1>
張開眼,新垣郁發覺自己就坐在窗前,想起昨天看到的景象,郁趕緊轉過身查看他的房間。

「是夢嗎……」環視一圈後沒發現任何異狀,他虛脫的坐下。

郁不知不覺在椅子上睡著,再次睜眼,他看向書桌上的電子鐘。

6:00。

“太早了”他想。

正當他要閉眼繼續補眠時,發現桌上多了一個不屬於他的東西。

一個手環,一個銀色的手環。

新垣郁感覺到有一股力量驅使他去拿起手環,他也真的拿起手環。

“這真的是一個普通的手環,除了上面的字——”

「——The New World。」

他鬼使神差地講出上面刻的字,突然他的房間像拼圖般地碎裂,露出後面混沌的背景,從天花板開始,慢慢地,牆壁、床、桌子、書本,全部都變成拼圖落下。

當地板也變成拼圖,他以為他會掉下去時,這時有一隻手抓住他的後領停在半空中。

「你掉下去的話,我可就麻煩了。」

The New World <0>

事先聲明,我們文筆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差,想在寫文章的過程進步。

兩人都是第一次寫小說,希望能不坑,其中有很多不足,也希望各位指出,像是用字或哪裡加幾個字會更好等等,但請不要對角色或作者人身攻擊。

由於是和同學一起寫的,正確來說是一人一段接龍,所以可能有文風突變的情況。

劇情是想到什麼寫什麼,會有點混亂,各位也可以給些建議或有什麼想法、劇情猜測之類的都可以告訴我們。

更新很慢,每次的字數也不多(真的非常少。。),畢竟還是學生,只能在課餘時間寫文(其實只是作者懶)。

最後我是羽,另一個同學叫星,感謝大家耗費五分鐘來看這篇文,下面還有一小段,請繼續看下去。
(廢話太多抱歉)

『The New Would』

<0>
「天氣轉涼了呢。」
如果是這樣的話請把窗戶關上,關上後,你可以坐在窗邊賞月,月亮很小,彷彿可以一手握住似的。

伸出手一抓,眼睛一眨,一陣風吹過,吹起了窗簾,一個似人非人的模糊影子映入眼簾,地獄般的場景忽然閃現,到處血跡斑斑,屍橫遍野,刑具被堆得亂七八糟,下一秒場景就轉換成童話裡的夢幻森林。

只見那影子動了動嘴巴,一道甜膩且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傳入耳中。

『歡迎來到另一個世界。』

(以上絕對不是恐怖小說,請安心服用)